加入收藏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专家论坛 >

张新泽 张耀丹:走出经济长波下行区需培育新经济长波的主导产业(下)

四、世界经济发展的实践表明主导产业成长和形成是漫漫路程
        引领经济走出低谷的关键是主导产业。但是,主导产业不是短期内能成长起来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经济长周期是信息产业周期。汽车产业长周期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坠入低谷的,美国经济“滞胀”就是这一经济长周期进入低谷的标志。自那时起,成长中的信息产业经过13年发展才形成为主导产业,并在八十年代上半期引领经济摆脱衰退和萧条。
        主导产业成长与人们期望相比如此缓慢,是因为主导产业的发展有其客观规律,难遂人愿。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些发明可以形成产品,其中应用价值高的被用于创新并发展成为规模大的产业。大产业尤其是足以能够引领经济走出衰退萧条的主导产业的发展路程更为曲折漫长:一是科学发明走出实验室转化为生产技术需要时间。最初的生产技术是粗糙的,要不断升级,比如,信息产业的基础技术,从单个晶体管到包含几十亿个晶体管的娇小微处理器等,要经过多个技术台阶,每台阶都需长时间的、成功的和失败的经验积累。二是在以上各个技术台阶时段,都发明相应的基础技术产品,或该技术与其他技术集成创新为新产品投产。各种产品的生产需要经过投资建厂等过程,甚至有的产品需要连续建设多个工厂,扩大产出规模,满足社会需求。以我国改革开放后的技术引进为例,八十年代初引进成熟的石油化工等技术,到九十年代中期才形成产业规模。三是任何种类的新产品投产后都要不断改进生产流程,以提高效率、扩大产出规模、降低成本。比如汽车产业,从1876年奥托四冲程内燃机问世,1886年世界第一辆汽油发动机四轮汽车诞生,直到1908年创造福特“T”型车 ,并于1913年采用流水作业生产线,使汽车产能迅速扩大、成本大幅降低,这才有了“一战”和“二战”时期汽车业大发展,才有战后汽车产业作为主导产业引领世界经济步入第三个经济长周期。四是任何创新品的生产都会不断改进工艺以提高产品质量,主导产业的产品也不例外。这些改进和提高也需要时间积累经验。五是产品生产规模的发展都是供需双方互动的结果,生产规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需求变化。需求方对任何新产品都有一个接受的时间过程。
        世界信息产业发展的以下简要过程也对此作了例证。
        1947年,世界上第一个晶体管(锗晶体管)研制成功,之后晶体管开始替代真空管用于计算机、通讯和视听设备。1954年,第一颗硅晶体管开发成功,自此开始,晶体管的造价大幅度降低,为信息产业迅速发展奠定了基础。1958年,世界上第一个集成电路(即芯片)问世,该芯片仅包含4个晶体管,但是它为电子元件向着微小型化、低消耗、智能化、低成本和高可靠性迈出了一大步。1965年,科学家摩尔总结出定律:芯片所含晶体管的电路密度以及它潜在的计算能力不到2年就会翻一番,这是极快的发展速度。从第一个芯片(包含4个晶体管)问世到制造出大规模集成电路(包含晶体管超过1000个)仅用了10年。1971年,世界第一个微处理器诞生。虽然1970年世界经济长周期掉入以美国“滞胀”为标志的低谷,但是,微处理器这一主要用于计算机制作的核心部件给电脑小型化带来曙光。1975年,使用微处理器制造出世界第一台微型计算机,开启了微型电脑时代。
        1983年,经济“滞胀”结束,信息产业引领世界经济摆脱衰退萧条泥潭。在这前一年,286型电脑芯片包含1.34万个晶体管,而2000年推出的奔腾电脑则包含多达2000万个电子管。随着晶体管技术发展,信息产业新产品不断涌现,产值不断扩大,逐渐形成主导产业。年龄稍大一点的人们会记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不断出现的电子产品纷纷涌入我们的生活,如半导体收音机、影碟机、组合音响、录像机、医疗设备、电子琴、液晶数字手表等。同时,大家也看到用新技术对已有的产品进行升级换代式的改造,如电视、电话程控交换机、照相机、电脑、手机等。信息技术广泛用于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的管理,用于生产设备的改造。总之,由于信息技术的应用,信息产业迅速增长,经济规模迅速扩大。这样,人们在漫漫岁月的期待中,信息产业迅速发展为主导产业,并引领经济走入世界第四个长周期的繁荣期。当然,其它一些新兴产业也在拉动经济走出低迷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海洋工程、生物工程、空间工程、新能源工程等,但是引领经济发生转折性变化的关键是信息产业。
五、经济长波发展趋势及新的主导产业预想
        经济长波是世界性的,尤其是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深度如此之大,生产技术会较快扩散,形成各国或经济体经济发展总趋势相同。但是由于各国或经济体的经济发展阶段、经济结构、社会制度等差异,经济波动会有些差别。
        我国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大概经过三个较为明显的阶段:当前是制造业升级和速成创新产业驱动阶段;随之是人工智能发展驱动阶段;接着是石墨烯产业驱动阶段。
       关于我国制造业升级和速成创新产业驱动阶段。这一阶段是我国特有的经济波动阶段,很像是经济长周期下的中周期波动。制造业升级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战略,它是基于我国生产技术落后于先进国家、制造业大而不强的现状提出来的,符合经济发展客观要求,政府引导制造业升级会有较快发展。目前世界经济处于下行期,而我国经济能保持中高速增长,重要推力就是制造业升级。但是,制造业升级很大部分是产品效能变化不大,而是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提高,产品效能不变或相近,就会影响需求的增长速度,从而约束产品增长。速成创新产业是指目前万众创新热潮中那些技术简单、能较快形成生产能力的项目综合体。这些大部分是小项目,但积土成山,成功的项目多了也对经济增长形成较大的推动力。前几年万众创新政策出台后,创新迅速发展,已经形成我国经济发展一股推动力。随着时间推移,其增长速度会转为平稳,对经济增长推动力降低。总的来看,我国制造业升级和速成创新产业发展在这一阶段会阻止经济下行,但不能根本改变下行总趋势。
        关于我国人工智能发展驱动阶段。目前,世界又一次出现人工智能研发热潮。自1950年英国科学家图灵第一次提出“机器思维”的概念和测试方法后,人类经过60多年辗转探索,这一次似乎与以往不同,新一代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似乎要有大的突破。我国将人工智能的科学和技术研究作为国家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的战略。现在人们期待人工智能产业迅速形成强大推力,助推经济进入新一轮高速发展。但是仔细分析后得出的印象是,发展人工智能有着更深远的意义,它使科技深度融入社会,重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经济活动,提高全要素效率。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预计,到2025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能带动12.5倍的产出规模;到2030年这个比例数仍然很高,为10倍,初步可以看到带动效率之高。但是,对于人工智能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程度,可能不会如人们期望的那么高。根据对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预估数据归纳,到2025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产出4千亿元,再加其能带动产业的产出,共总5万4千亿元;到2030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万亿元和11万亿元。为考察该产业对经济的影响程度,我们以2016年GDP为基础,按照5%年均增长率,推算2025年和2030年GDP规模,并计算出两年四个数据在相应年分的GDP中的占比是:2025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占比仅为0.3%,核心产业与其带动产业的产出相加总额占比4.3%;到2030年这两个占比数据分别为0.7%和7.4%(如表)。        
 我国人工智能产业产出预估数据分析
年 份 GDP估值
(亿元)
(按年增长5%)
核心产业
(亿元)
产 出 估 值
与GDP比值(%)
核心及带动产业
(亿元)
产出估值总计
与GDP比值(%)
估 值 总 计
(年均增长)
2025-2030年(%)
2025 154386 4000 0.3 54000 4.3 --
2030 1473321 10000 0.7 110000 7.4 15.3
        再与我国十几年前信息产业和汽车产业相近数据对比。我国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产值占GDP的比重,2000年为2.9%,2002年为3.0%。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产值占GDP的比重,2000年为2.1%,2002年占位2.6%。需要指出,上述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产值只是信息产业主要部分,至少还缺少信息服务业产值,比如软件开发等。交通运输制造业中也包括非汽车交通工具,但是汽车产出应占大部分。虽然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和工业总产值的口径错位,工业总产值也缺少本产业所带动的产业产出,但是,从它们各自在GDP构成中所占份额观察,还是可以做出大致判断,人工智能产业对GDP增长影响不会如人们期望的那样强势。
       各产业主要是产品对GDP增长的贡献大小受到用户结构约束。汽车进入家庭才有了第三次经济长周期。第四个经济长周期中,是台式和便携式电脑以及手机高速增长把信息产业带入经济最长的繁荣期。以上共同特点是,这些产品最终使用者是个人或家庭。这里暗含一个条件就是产品的价格适中,若价格高则难普及,价格太低产值总量小,对经济影响力弱。
       目前人工智能产业正在发展,部分产品已经初步进入实际应用阶段。依照以往经验,服务机器人(若整套智能家居属于机器人)普及率会高些。但是,家居机器人的技术不复杂,影响这个产业的价值总量不会太大。机关、事业单位、大小企业、商业营业网点等,为节约成本以机器人代替人工,也会有可观的服务机器需求量,但不会比家庭多。无人驾驶汽车载人代步功能不变,常识告诉我们,用了无人驾驶汽车,就不会再买有人驾驶汽车,它与有人驾驶汽车之间应该是此长彼消关系,两者总需求量变化不会太大。我们知道,信息产业曾经提高了汽车的性能,但在世界信息产业长周期中汽车几乎衰退为夕阳产业。以上可以是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所提供的人的产出预估数据的注解。但是,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很有可能成为经济长周期下的一个中周期波动。
        关于石墨烯产业驱动阶段。目前看,石墨烯技术在经济增长贡献中最具冠军相。石墨烯产业在下一个经济长波过程中很有可能发展成为主导产业,从而引领世界经济走向新的繁荣期。
从第三个周期开始,材料科学是经济发展的关键之一。下一个经济长周期最受科学界关注的材料多半是石墨烯。100年前美国人在石油冶炼中孕育出了石油化工技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欧洲人发明的石油化工新技术提高了石油化工生产效率,降低了产品成本,这才使世界变成“塑料世界”的梦境变成现实。现在世界面临的是,石墨烯以其强度最高、韧性最强、重量最轻的物理特性覆盖大部分塑料,过些年世界至少会变成多半个“石墨烯世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发明的硅晶体管及以后发明的集成电路,使世界变成数字世界。然而石墨烯出现后,以其导电性最强覆盖硅片,从而制成使目前计算机难以企及的超级计算机,迎来社会更高效、更便捷的数据世界。石墨烯还有其它特有的物理性能,被称为材料之王。目前,世界石墨烯产业化已经启程,我国石墨烯科研和产业化与世界同步。石墨烯的物理性能决定了石墨烯技术最有可能推动石墨烯产业成为下一个经济长周期的主导产业。一旦实现,经济下行压力自会解除。
        以上三个经济发展阶段客观上存在衔接问题,此伏彼起,若时间间隔短,衔接得好,经济震动就会小,如“补课经济”的转换使得经济稍有震动;若时间间隔长,就要提醒注意不要盲目施行过度宽松的经济政策。
 六、小结和建言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是经济长周期规律的一种表现,其原因是供给侧结构失调。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在创新中促进主导产业脱颖而出。创新又需要推进改革为手段来创造良好环境,包括加强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的举措,实行和谐适度的金融政策。但主导产业的成长有一个客观发展过程,培育新兴产业不能揠苗助长。目前,主导产业尚在成长过程中,还没有形成,期望经济恢复长期快速增长是不现实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采取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过多投放货币,既无助解决经济结构失调矛盾,又加大金融风险,更不利主导产业的成长。

分享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1、本站所发布信息有原创信息、转载信息;
  2. 2、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国杰研究院下属机构名称的信息为本站原创信息,其版权为国杰研究院所有;
  3. 3、凡注明信息来源为其他媒体的信息为本站转载信息,本站不对其观点的正确性和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回顶部